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极茶韵 ——勤 谨 恭 慎 切

看的再多、学的再多,还是会有你所不知道的。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安静、独处,但外在表现又好像是趋于热闹,有点人格分裂。。。

网易考拉推荐

世俗的眼(原)  

2013-07-14 15:0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事生非。

透过世人的眼(原) - 江水白 - 太极茶韵 ——勤 谨 恭 慎 切

 正如上图的蜻蜓,你以为它很安静么?其实稍有风吹枝动,它就会即刻飞起来。

 

在博客里很少能读到真正诗人写的诗,所以一旦遇上了,自是很惊喜一番,这与我在现实中可是大不一样。

 

人是爱美的动物,虽然对美的定义不同。

 

在安徽文学界有个比较知名的散文家叫王英琦的,矮矮的个子,其貌甚不扬。只是因为我结识她的时候不知道她是一个还算有名的作家,所以心无挂碍,就直呼她为大姐。她也是蛮潇洒的,一见我就小老弟小老弟的叫唤。

直到有一年,我很慕名尊重的杨氏太极名家傅声远老师应她之邀来肥,席后,78岁的傅老师用胳膊搂着她的肩象搂着自家喜爱的小妹妹一样下楼的时候,我的心才不竟为之一颤,王英琦一定有很不平凡的一面,虽然我对她的太极拳始终不太认可。

她的有些散文写的确实蛮好的,正如她的性格,很能撒的开。

记得有一年她在《武林》杂志上一口气发了四篇文章,分四期连着刊载。我一篇不落全部认真读完。头三篇写的很文艺很武侠,读起来还比较爽口。可是最后一篇她忍不住了,想要进入实作,于是缺陷暴露了,漏洞百出。我实在忍不住在心里面说,《武林》啊你也真是太武林了,这样下去你还能久混于武林江湖么?

都怪我的乌鸦心思,混迹江湖多年的我曾经很喜爱的《武林》突然在前某一年销声匿迹了。。。

 

有一天,我在博客里溜达,忽然看见一个叫《安子》的人写的诗,嗨呀,他那才叫诗呢!他的想象及文字的表达方式才是真正的诗的语言。我一口气读了好几篇他的诗,并被深深感动了。读过后我很忐忑地留了几句言,并点了‘关注’一栏。

可能是我太老于世故了,我的留言的真诚之意并没有被他发现,很清高地敷衍了我一番。不过我并不在意,谁叫人家是真正的诗人呢,不像咱们只是随口涂鸦。

又过了一段时间,看到他又发表诗歌了,又很仰慕地去读。不过这次情况不同了,你想要发表评论,非得加他为博友不可,否则就请闭嘴。很是失望的,真正的诗人写诗干嘛呀?不会只是象咱们这些个伪诗们只为自娱自乐吧?不然为啥还要到处投稿呢?

 

又想起一个叫刘湘如的安徽作家。认识他只是因为有几年和他住在一个大院。他戴了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可能因为身体不太好,看不出多大年纪,只是看他的气色觉着他像一个老人了。

偶尔的晨练时分,他会凑上来闲聊几句。因为只是眼熟,也没太在意他,直到有一天很偶然的说到文学。他说我是一个作家呢,而且50年代末就属安徽文学新生代了,那会儿就小有名气呢。后来他又说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叫《美人坡》,你有空可看看呢。可是他说归说,却压根没想过要赠送我一本,我自然过后就忘了,到现在也没读过他的小说。

光阴荏苒,好几年没有看到他了。依稀记得他有说过他在上海静安路(区?)上有一套小的旧屋子,每年都会在那里蜗居几个月,写字书稿,很是悠哉。。。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