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极茶韵 ——勤 谨 恭 慎 切

看的再多、学的再多,还是会有你所不知道的。

 
 
 

日志

 
 
关于我

喜欢安静、独处,但外在表现又好像是趋于热闹,有点人格分裂。。。

网易考拉推荐

推理(原)  

2015-11-08 14:36: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理(原) - 江水白 - 太极茶韵 ——勤 谨 恭 慎 切
 

        博友琼楼同志在我的一篇文里评论说,你这有点像悬疑小说。
        经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想起了好多从前的事儿。想起年轻时候最喜欢的侦探小说来。故事的名字和作者大多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得大多是英国还有日本的推理小说比较吸引我,有《尼罗河上的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福尔摩斯探案集》等等,日本的小说名太多,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个叫松本清张,还有一个叫森村诚一的,写的比较好。印象中,英国的是纯粹的推理,而日本的加进了情感方面的东西。英国是注重细节线索,日本是人性解读。。
       和琼楼同志聊天中我想起来我亲历的两个小故事,虽很小,微不足道,细究起来也算是推理吧。下面我就来说说。

       一、
       那是一九八九年的某个夏日,我帮着母亲照看旅馆。好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嘈嘈嚷嚷来了几个人,说是要住店。我已躺下了,赶紧起身,开门,安排房间。一人说,还有一个人,待会儿就到。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一人匆匆赶来。就又安排住下了。

       第二日晨,家兄突然问我,自行车呢?我刚买的新的,昨晚就放在门边廊檐下。我一看,还真就不在了。家兄说,你想想看,有谁借去了没有?我可能忘了锁上。我说,别着急,让我想想。我开始回忆昨晚所有的细节,昨晚所有来的人。

       我想起来了昨晚最后一批来的人,模糊中感觉一开始应该有五个人影,只是进来后只有四个人,有一人说还有一个人待会儿到。

       我家旅馆前面还有一个大院门,院门后是高高的台阶,上得台阶是前庭院,而后才到旅馆。平常大院门是不关的,方便旅客进出。那会儿民风还挺好,没有多少偷盗。

        没多加思索,我就已肯定,车子一定是后来的那个人偷的。他们五个人一道来的,看到门边的那辆新车了,永久牌的(有廊下照明灯亮着,看得清)。一人动作很快,一看没上锁,就立马推着走掉了。
       我又一想,他在厂里可能有认识的人或是亲戚,他把自行车骑放到了那个人家,等第二天走的时候再带走。这帮人都是货车司机,到对面厂子里拉货的,听口音是宁国市人。
        捉贼拿赃,空口无凭,我该怎么要回来呢?万一说的不对劲,他们矢口抵赖,不承认,咋办?一番思量,我想好了该怎么说了。
       我到厂子里,寻到了他们,他们就快要动身了。

        互打了声招呼。我平心静气,笑着对一人道——哎,昨晚你把我家的自行车骑哪去啦?(你~把我家的~自行车~骑哪去啦?我是着重口气不经意却又是很肯定地说的,让他感觉其实当时我已经看到了,只是没说而已。)

        够了,就这么一句,那人一个愣神,大脑没有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地道:啊,噢,真对不起,我给忘了,昨晚突然要去一亲戚家里看望一下,临时借了你的车子,回来时却又忘了骑。。。

        我笑了笑,道:没关系,我家那自行车就是为了方便你们旅客用的,只是不能骑走,得还回来,别人还要用的。
        那人连忙转身,去讨自行车去了。。。

        二、
        大概七年前,也是一个夏日,只是在早晨。穿着练功裤、短衫,下楼,去超市,家里酸奶喝完了。去买杯酸奶,手里捏着十块钱。家门口的店,熟门熟路,进了超市,把十块钱往收银台一拍,去左侧边的敞开式冷货柜,拿酸奶。又回到收银台,等着结账。收银说,钱呢?我说,刚放在柜台上了。收银说,没有啊,没看见。我一看,真没有。脑子一激灵,想起了刚才的瞬间一幕。
        就在我把钱拍在柜台手离开后的一刹那,感觉右侧身边有一阵风,一个人影转身很迅疾,有点匆忙。脑子一转,应该就是这个人,只是不知是男是女。我快步走出超市,站在门口四下一望。超市门前是丁字路,左、右、正前各一条路延伸开去。一下子就看到右侧小街道上有个身影走的比较急促,坑着头,有点慌乱的样子,是个有点年纪的女人的背影。
       我没有迟疑-——嗨!我大喊一声。
       那个身影猛地站住,回过身,遥看着我。
       我说,你刚刚错拿了十块钱,那是我的。
       那女人不及反应,下意识把身侧的挂包,拿起,打开。
       我知道,就是她了。我说,你看看,是不是有十块钱,那是我的。
       女人可能在‘哦哦’着,比较远,我听不到,但感觉到了,我们相对走过去。
       她拿出十块钱,递给我:哎呀,真不好意思,刚刚人家找钱,我没注意,可能拿错了。
       就这十块钱,人家又是女同志,不能叫人家难堪,我说:没关系,只是我就带了十块钱,没的付账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